模块安装  光缆布线  光纤  光纤耦合器  弱电  布线

民警将三千摄像头绘立体图 借摄像头破案

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区,手拿相机,肩背电脑的刘峰,时不时会停下匆忙的脚步,看着身旁的高楼大厦想上一会“心事”,或者注视着身旁匆匆而过的人群,细细打量他们的衣着容貌。如果不是身穿一身警服,很少有人会将这个白净的斯文小伙与警察这个职业联系在一起。但就是这个看似平凡的社区民警,却有着不平凡的破案手段。凭借着细致观察,他在辽宁路上安插了3000多个“眼线”,昼夜不停地看护着这条“数码街”;依靠着刻苦钻研,他将三维制图和多媒体技术与传统的刑侦手段相结合,从不留痕迹的作案现场,找出嫌疑人的“影子”;通过缜密分析,他绘出了无形的“包围圈”,在看似不经意的擦肩而过后,将毫无防备的嫌疑人制服。今年以来,刘峰通过视频监控自己直接抓获嫌疑人7名,破获案件30余起。

社区民警 刘峰

社区民警 刘峰

社区民警 刘峰

社区民警 刘峰

“秀才”民警“泡”现场

“刘峰,男,31岁,硕士研究生学历,2006年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刑侦专业。2010年7月所领导将他调到治安民警这个岗位,他经常在下班后将自己关在办公室,认真学习警情分析知识,推敲各种技战法。正是凭着这股‘钻劲’,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掌握了制图、多媒体制作等多种技能,成为一名警情分析的行家里手。”当看到刘峰这份简单的介绍后,首先以为他是一名每天坐在办公室中,利用各种电脑软件分析案情的坐班警员。

不是有摄像头吗?不是有那么多高科技软件吗?为什么刘峰还需要去现场这么久?“摄像头、电脑数码设备在实际工作中并不像影视作品中那般神奇、给力,要想破案必须‘泡’在现场了解情况。”匆匆吃了几口饭的刘峰说。

扫街“摸”出三千帮手

辽宁路派出所治安重点以辽宁路科技街电子信息城为中心辐射科技街周边,治安形势复杂。尤其是辽宁路科技街,在300米的跨度范围内云集了电子信息城、颐高数码、百脑汇、中新商厦、科信大厦、宏图三胞、大学生创业孵化中心、地景大道等10余家大型商场、写字楼,在巨大的人、财、物流动中,以拎包、扒窃为代表的各类案件时有发生。在别人看来,这种复杂的环境是破案的一大难题,但是刘峰却结合街区的特点,每天就像环卫工扫街那样,将辖区内的3000多个摄像头位置进行摸底登记,详细了解摄像头所属单位名称、摄像范围、探头型号等,并绘制了三维立体图。

“警用摄像头在这其中所占的比例只有5%,95%的摄像头产权属于普通商户,他们安装、更改摄像头是不需要向我们通报的,所以如果想利用这些帮手,就要腿勤,没事的时候到一线去走访调查,这样在破案时才能心中有数。”刘峰介绍说。以刚刚接手的一起盗窃案为例,这家卖食品的小商店本身没有摄像头,但是刘峰根据自己掌握的资料走入了隔壁金融机构,并且成功调取了作案时段的视频监控,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拉家常”绘出蟊贼特征

拿到了第一手视频资料就可以迅速破案了吧?对于这个问题刘峰摇了摇头,他开玩笑说这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受害人并不知道自己的财物是何时被盗,被什么样的人盗走。在嫌疑人可能出现的时间段内,从摄像头下走过的人成百上千,在看录像之前,必须先和受害人了解情况,特别是在被盗前都有哪些陌生人在附近逗留,这都需要刘峰帮着受害人梳理回忆,慢慢找出线索。2011年1到3月份,一伙年轻人采用“调虎离山”的手法接连在市区盗窃20余起,但因为该团伙配合熟练,所以在每个作案现场都没有留下什么作案痕迹。刘峰在帮着辖区内的受害人回忆案情时,了解到该案件的作案人和另一个案件的作案人有一个共同的器官功能缺陷,他随后将两个间隔时间半年多的案件串到一起,由此判断出作案人可能是附近某学校的学生,最后在去学校的路上,他发现了一名作案嫌疑人,并以此为突破口,专案组又将另外三人抓获,一举打掉了这个犯罪团伙。

模糊图像找出破案细节

许多人都以为有了星罗密布的摄像头监控,警察抓贼就容易多了。但坐在刘峰身边了解他查看监控的过程发现,视频监控设备在破案过程中起到的作用非常有限。因为即使是汇集了岛城各种先进数码设备的科技街,安装高清摄像头的商家也是凤毛麟角,特别是一些大型的商业机构,视频监控设备都已经使用多年,存在着老化的情况,不要说犯罪嫌疑人的容貌特征,在很多视频中犯罪嫌疑人的五官都分辨不清,这就给民警破案带来了极大困难。

要破解这些难题,刘峰的方法就只有两个字:细致。一段视频经常会翻看十几遍,从犯罪嫌疑人的体态、走路特征、衣着打扮上下工夫,将视频图像中模糊的部分“画”清。去年夏天的时候,一家大型医院中不断有患者报警,说是清晨上完厕所后,自己的包不翼而飞了。刘峰和同事通过视频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是个光头男,但是这个男子是个惯犯,作案的地点不定,而且经常换衣服,作案时都有意躲避摄像头,没有正面监控抓图。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峰和同事们一方面到医院中排查,一方面反复查看视频,最终在一次看视频的过程中,刘峰发现犯罪嫌疑人走路时有一个与常人不同的习惯,他从第二天开始就到医院中蹲守,最终在一个病房的门口将犯罪嫌疑人擒获。

重点区域“圈”住嫌疑人

确定了嫌疑人的特征,并不意味着就成功破案了,因为抓捕嫌疑人的过程往往是最为艰辛的。很多小贼都是不会在一个区域固定作案,这就需要刘峰不但要找出小贼的特征,而且还要推断其生活习惯。去年8月1日,辽宁路辖区市某医院发生一起溜门盗窃案,嫌犯作案手法娴熟老练,现场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侦破工作成了大难题。刘峰去现场勘查,没有发现指纹脚印、没有人证所见、没有作案痕迹……刘峰以发案现场为中心多方调取了监控录像,确定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和作案过程,但是犯罪嫌疑人似乎有所察觉,从警方布控开始就很少作案。

在这种情况下,刘峰发现犯罪嫌疑人在衣着打扮方面有一个特殊的细节,由此推断此人可能经常在贮水山一带晨练。随后,他每天早上到贮水山一带寻访,结果在他寻访的第十天,犯罪嫌疑人与他擦肩而过,刘峰迅速出手,将犯罪嫌疑人擒获。

除了自己破案寻找线索外,刘峰还坚持对辖区刑事警情的综合分析,一年多来,刘峰共编写各类警情分析材料近百份,预警信息13份,该所根据其分析成果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嫌疑人20余名。现在辽宁路派出所一直保持一个惯例,每周一的所例会上,所长一定要通报他撰写的刑事警情分析材料,对本周打防工作进行部署。“刘峰的案件分析为我们破案提供了很多帮助。发生案子之后,我们首先有个反应,就是要问问小刘,看看附近的监控能不能帮上忙。”辽宁路派出所副所长介绍说。 (2013-06-20)